当前位置:淘红酒-进口红酒,葡萄酒品牌网购推荐平台情感名利场异类叶童,在绯闻波浪中稳稳行驶爱情船
名利场异类叶童,在绯闻波浪中稳稳行驶爱情船
2022-11-29

见到叶童的时候,发现岁月的确不饶人,但是和她聊起来时,又发现,岁月的确没有亏待人,她身上那种成熟独立的女人味比过去更浓了。她说,她是幸福的,而关于幸福,她有四字箴言。

幸福溢出了嘴角

叶童在念书时,就认识了先生陈国熹。1980年,陈国熹为地铁拍广告,需要女学生搭乘地铁的画面,他好不容易找到100个女学生,叶童便在其中。因为人多,她被挤在最后,但陈国熹仍注意到了这个几乎远离视线的女孩。叶童那时对这个导演倒没什么感觉,就是觉得他真的很烦,一个镜头NG(重拍)那么多次,害她好晚回家。多年后,老公阿陈说起那段经历仍会感慨:“当时看到她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只是没想到最终会把她娶回家。命中注定啊!”叶童听了开心得大笑道:“你要是早知道我会是你太太,是不是能少NG几次啊!”

爱情说来就来,闪电战后是8年的苦恋,直到1988年他们才在巴黎完婚。那一年叶童26岁。对于一个在影坛冉冉升起的女星,这么年轻就选择结婚,在光怪陆离的香港娱乐圈并不多见,而更让人感叹的是:结婚到如今已16载,夫妇俩人仍如初恋般相敬如宾,这是最令圈中人羡慕的。

结婚这么多年,虽然都是圈里人,但他们一起共事也不过三四次。叶童做演员,先生做导演,楚河汉界分得很清楚。叶童拍戏时,先生从不会去探班,怕“骚扰”她工作,也怕影响其他人。先生工作时,叶童也照此办理。难怪朋友说,这两口子好像是探班绝缘体。抛开工作,生活中叶童尽可能地像普通人一样挤出时间陪先生:为他下厨,为他冲茶,为他洗衣……她还曾学针织,亲手为先生织了一条围巾。阿陈平时舍不得戴,怕弄脏了,可却常拿出来把玩。他说:“这条围巾有几千针,只有自己老婆才会这么用心。”叶童就开玩笑一定要他数出到底有多少针来。

他们都不是朝九晚五族,所以不开工时,感觉就好像在度假:看书、遛狗、旅游……很有些游戏人生的味道。一年中,结婚纪念日是他们最重要的节日。每到这一天,叶童总会尽可能地留在家里,亲自下厨为先生做一顿好饭菜,然后配上烛光、音乐、美酒这些浪漫道具,酒到酣时,他们还会即兴跳上一曲,阿陈是个舞林高手,在他怀里旋舞,是人生一大享受。

这么多年,先生的细心和体贴最让叶童感激。她在台湾拍摄《蔷薇之恋》时,恰逢她的生日,她还没起床,阿陈的祝福电话就来了。叶童这么多年只在剧组过了两次生日。还有一次是她拍《白蛇传》时,先生也是一早打电话过来问候,生日礼物也算好了当天正好能收到。朋友都说叶童是好命人。

一个好老公背后肯定站着一个好婆婆。刚结婚那会儿,他们住在婆婆家。那时她拍戏忙,晨昏颠倒,每天都很晚回家。离家好远,她便减慢车速,尽量不发出声响,生怕惊醒家人。她一直很怕婆婆会对她的作息看不惯,想想自己是大儿媳,身后还有弟、妹,她要做出榜样,心理压力就更大了。可拍戏实在太辛苦了,有时紧赶慢赶难免要凌晨才能到家,吵到大家,她觉得心里很不安。

好几次,叶童睡到中午,自己特别不好意思。就买了闹钟,强迫自己提早起来。可即便如此,第二天,她也是直到10点才爬起来,走下楼,发现婆婆已经坐在那里喝茶了;第三天,她8点就起床了,可到楼下一看婆婆依然坐在那里喝茶!她问婆婆每天几点起床,婆婆说是5点。她心里说:完了,自己永远也不会比她早起了。

有一次,精疲力尽的她和婆婆说着说着竟打起了瞌睡。醒来后,婆婆对她笑了笑,弄得她好不尴尬。婆婆善解人意地说:“要是你还没睡醒,就不用出来陪我。我年龄大了,觉就没有那么多了,我的作息不适合你。”从嫁到陈家的那一天起,婆婆就成了叶童最尊敬的人,别看已是70多岁的人了,家里事情仍处理得十分得体。那种贵族气质让叶童特别佩服。

婆婆很疼叶童,她疼家里的每个人,她永远是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家人,然后才考虑自己,所以家里无论谁有个大事小情,都会和老人聊聊,就像咨询心理医生,让人很舒服。

正因为婆婆的感染,叶童特别爱笑,丈夫甚至给她起了个外号叫“大笑婆”。婆婆却很“支持”她,说女人只有笑起来才好看。丈夫婆婆都这样关爱她,这反倒让叶童时时内疚:自己不算是个好妻子、好儿媳,她为家庭付出的太少了。

家有四字箴言

叶童伉俪都认为夫妻相处是门大学问,再和睦的夫妻也会斗嘴闹别扭。但他们很早就有默契,就算怎么生气,都不可以讲分手、离婚,或者摔门而去,因为说到底那只不过是一时之气,讲过分手很可能就收不回来了。大家常说感情的事理智不来,可他们却处理得如此理性,每当两人意见出现分歧的时候,他们会视事件的严重性,采取不同的处理方法。但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坐下来讲清楚。如果只是小事,他们宁愿先冷一冷,等情绪过去再说话。

比如出现了第三者,她最不能容忍只有自己蒙在鼓里的感觉。她对先生说:“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你应该让我有机会做选择,这样才算公平。”老公阿陈打包票说:“我怕没那么一天,怎么让你选择啊!”

信任是一点点建立的,至少他们是这么走过来的。香港娱乐圈很乱,叶童见过的绯闻多了,未免有些杯弓蛇影。结婚初期因为拍戏和先生分隔两地,她总会莫名地担心,便天天往家里打电话,哪怕是三更半夜也非要“查岗”,如果听到周围稍微有些怪声音,她就会疑神疑鬼。后来仔细想想先生的为人,连自己都觉得惭愧了。而老公阿陈则说:“二十多年来,只有一次我与安雅道别时礼节式的拥吻让记者拍到后大做文章。那只是日常礼节,却令我的金字招牌被破坏掉了。”

还有一次,先生请女性朋友喝咖啡恰好遇到了“狗仔”,结果又引来一些小麻烦.因为当时叶童在外地拍片,回港后第一句话就问他:“你和某某人到饭店去喝咖啡吗?”他解释说:“是我们常去的饭店,我真要偷会去那里?”想想也是,叶童便不再理会了。阿陈说叶童是个不会用心机的女人,直性子,不会把事情闷在心里,出了误会反而容易解决。

朋友们都知道叶童有四字箴言:“忠诚、信任”,携手走过这么多年,凭的就是这四个字。无论媒体如何炒,他们仍如影随形,始终恩爱不渝。前段时间,外界盛传他们婚变一事,他们也是一笑置之。这样的事多了,叶童甚至开玩笑说:“原来有这么多人帮我看着我老公,我更放心了。”

事情缘于一家杂志报道说叶童的老公陈国熹跟梅艳芳的经理人Marianne“搭”上了,还用标题表明叶童表示要退出三角关系,而此时的叶童正身在四川拍摄电视剧。一听这消息,第一反应就是气愤和委屈,她气冲冲地拿起电话,可还没等她打,先生陈国熹的电话就来了,阿陈把事情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。想想自己和Marianne也是很熟的朋友,本就是不可能的事,叶童的气也就消了:“人有时候要设身处地地想事情,我经常在外面拍戏,老公从来没怀疑我什么,即便有媒体拍到了什么,只要他把事情和我讲清楚,一切就没事了,因为我们的爱本就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,只是最初听到一些不开心的事,女人的本能反应一定是委屈和气愤的,但事后就没事了,这么多年了,我了解阿陈仔。”夫妇没事了,Marianne却仍然在生气,原来她与陈国熹和叶童相识已十多年了,她更以“三叔、三婶”称呼他们夫妇,大家俨如一家人,根本没有男女之情,平白无故地成了第三者,弄得她到处诉苦。

虽然现在云淡风轻了,不过叶童还是找了好多原因,这件事到底问题出在谁身上,让先生哭笑不得的是,她左想右想,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:一定是过年时,在家里插上一大花瓶桃花惹的祸!

叶童说:“从结婚那天起,我们一直有一个信念,就是要对婚姻负责,因为婚姻就是一生一世互相的扶持。这个信念我从来没有动摇过。我事业的成功与否都比不上一个安定的家庭和美满的婚姻生活,这才是最让我满足的。辛苦了一天回到家那种安全感,真的很温暖。”

那次绯闻风波后,夫妇两人十指紧扣出席了老爷车展,叶童说十指紧扣并非刻意要力证与丈夫情未变,只是这么多年的习惯动作了,但她也坦言这次事件对两人关系有很大影响,令彼此更了解对方,也更信任对方了。

母爱不限国界

身为圈中一对佳偶,朋友常说:“你们这么恩爱,不要孩子太可惜了!”每到这时,叶童就会说:“谁说我们没孩子,我有一儿一女。”她说的是她助养的两个孩子。

因为工作非常忙,一年四季到处拍片,所以造人计划也随之一拖再拖。叶童也奇怪,她连自己生不生孩子都想了这么多年,助养儿童却是一瞬间的决定。儿子阿宝是斯里兰卡人,之前一直没见过面,她去斯里兰卡与阿宝见面前,根据香港8岁儿童普遍穿着的尺码给阿宝买T恤,可见面时,T恤穿在阿宝身上却显得特别宽大,因为营养不良,他实在太瘦小了。

那天,当她远远地看到“儿子”时,见他不停向她招手,见面的那一刻,他突然跪了下来,孩子很感激她,这么小的孩子也知道没有她的资助,也许自己根本活不到今天。她流着泪把阿宝拉起来,一把将他抱在怀里。

女儿雪娜是她在访问尼泊尔时助养的。雪娜与父母、7岁及8个月大的两个妹妹一家5口居住于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一个贫民窟内,家中只有简陋的铺盖和一盏昏暗的灯,家附近没有清洁的水源,雪娜每天要走两小时山路打水。直到叶童提起小雪娜天天提的水壶才发现,水壶差不多有20磅重,大人提都很吃力,何况是个8岁的瘦削小女孩。想想“女儿”每天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,她再也忍不住了,泪水夺眶而出。

一直以来,她都觉得做母亲是很辛苦的事,好像此前的自己比较自我,没办法那么伟大,可现在不一样了,远在异地的“儿子”和“女儿”总是时时令她牵挂。一直觉得自己都还是个大孩子的她,也萌生了做母亲的冲动。她笑说:“现在造人计划已经排到议事日程上了。”

在是非圈名利场的娱乐界,像叶童这样刀枪不入,能将婚姻经营16载而依旧幸福,已经是一种难得的异数了,她自认是个“丑女”,但正因如此,上天才将幸福补偿给她。“这是一笔合算的买卖。”她笑道。

她说,爱情就像弹钢琴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诀窍,对她来说,四字箴言,就是一曲动人的B小调,足够她弹一生一世。